首页
分类
万千书架 作者译者 书评推荐 资讯动态 关于我们
大师经典
人生脚本——说完“你好”,说什么?
沟通分析创始人、心理学大师艾瑞克·伯恩经典著作,彻底改变人的命运。
作者:(美)艾瑞克·伯恩(Eric Burne)
译者:周司丽
  • 出版信息
  • 内容简介
  • 推荐
  • 著译者介绍
  • 序言
  • 目录
  • 书摘
  • 出版信息
    出版日期:20161001
    出版社: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ISBN:9787518410217
    装帧:平装
    页码:432
    开本:16开
    纸张:胶版纸
  • 内容简介
    你新认识了某个人。你说“你好”。对方也说“你好”。接下来你会说什么?你又会做什么?你会匆匆离去吗?你会主动交流吗?还只是等着?还是什么?
    好吧,在本书中,艾瑞克·伯恩说,无论你接下来做了什么,都取决于你的“脚本”。你现在如何回应他人取决于你小时候做出了关于自己、关于他人以及关于世界的怎样的情感决定。脚本是关于你打算如何度过一生的计划。你制订这个计划时还只是个小孩子,它基于你当时对世界的了解。早年决定由你做出,在人生的后续阶段,你也可以根据需要改变这些决定,即改变你的脚本。
    脚本是了解人类命运的重要概念。脚本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个人终其一生都在努力,却仍旧无法感到满足;也可以解释另一个人为什么在人生中只是做了点小事,却感到相当欢喜。或者,为什么一个人很会与人打交道,而另一个人却备感孤独;为什么一个人在年老时适应良好,而另一个人却感到想跳下桥头,终结生命。
    脚本的内涵相当深厚。本书是一本经典著作,因为脚本这个概念第一次在心理学及沟通分析领域被提出。


  • 推荐
    本书是沟通分析创始人伯恩最重要的著作,讲述人如何在年幼的时候“规划”了自己的人生脚本,又如何践行“失败者”的角色。伯恩与其他精神分析流派的不同主张是,心理治疗不应该仅仅是使人好受一点或是更适应一点,而是要彻底改变原有的脚本命运,活出真正成功和幸福的人生。他不仅帮助人们认识到自己的失败脚本,也帮助人们改写脚本,不再受其无形的约束。伯恩的写作风格和他的治疗一样,风趣幽默、又极端犀利,使人欲罢不能。
  • 作译者序
    艾瑞克·伯恩(Eric Berne),美国心理学家,早年学习精神分析,20世纪50年代创立沟通分析流派(Transactional Analysis,简称TA)。其沟通分析法在此后的几十年中,在心理治疗、教育、管理以及各个与人际关系密切相关的工作领域里,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 序言
    本书是我在沟通分析取向方面的又一本著作,呈现了过去五年我在实践及思考上新的发展,特别是关于脚本分析的部分。这五年中,越来越多的人受训成为了沟通分析师。他们将已经成型的理论应用于各种不同的领域加以检验,包括工业领域、矫正领域、教育领域、政治领域及各种临床领域。这些沟通分析师为本书做出了独特的贡献,我会在文中和脚注中提及。
    本书旨在成为心理治疗的高级教材。沟通分析的历史不长,很容易掌握,不同背景的专业人员在将沟通分析理论与其专业相结合方面应该不存在困难。当然,也可能有一些非专业人士会阅读本书,因此,我也会尽量使本书对非专业人员具有可读性。阅读本书需要一定的思考,但我希望不会像破解密码一样难。
    传统心理治疗通常使用三类语言:治疗师对治疗师的语言,治疗师对患者的语言,以及患者对患者的语言。这三类语言就如普通话与广东话,或者古代希腊语与现代希腊语一样不同。经验表明,尽量减少这些语言之间的不同,使各种人拥有能够彼此交流的共同语言有助于促进沟通。这是很多治疗师都在热切追寻的(用俗话说,就是积极采取行动,不再在神坛前继续等待)。我一直都在努力避免社会科学、行为科学以及精神病科学领域的一种通病,即用冗长、含混的语言来掩盖这些领域知识的不确定性。这种风格源自14世纪巴黎大学的医学院。
    我的这种做法招致了“通俗化”和“过度简单”的指责。但是,如果让我在晦涩与明白,过度复杂与简化之间做出选择的话,我会选择站在“人”的一边。我不时也会用一点复杂的语言,但打个比方,这些语言就像是用汉堡包引开守卫学术大门的看门犬,让我有机会从地下室的门中溜进去,与我的朋友问好。
    在促进沟通分析的发展方面,我不可能将每个做出贡献的人一一谢过,因为现在他们至少数以千计。我最熟悉的是国际沟通分析协会的教师会员,以及旧金山沟通分析研讨会的会员。后者我会每星期定时参加。在脚本分析方面最活跃的人包括Carl Bonner、 Melvin Boyce、Michael Breen、Viola Callaghan、Hedges Capers、Leonard Campos、William Collins、Joseph Concannon、Patricia Crossman、John Dusay、Mary Edwards、 Franklin Ernst、Kenneth Everts、Robert Goulding、Martin Groder、Gordon Haiberg、Thomas Harris、James Horewitz、Muriel James、Pat Jarvis、Stephen Karpman、David Kupfer、Pamela Levin、Jack Lindheimer、Paul McCormick、Jay Nichols、Margaret Northcott、Edward Olivier、W. Ray Poindexter、Solon Samuels、Myra Schapps、Jacqui Schiff、Zelig Selinger、Claude M. Steiner、James Yates和Robert Zechnich.
    另外,我想感谢我在旧金山的秘书Pamela Blum,她帮忙使研讨会顺利进行,并贡献了很多自己的想法。我也想感谢她的继任者Elaine Wark和Arden Rose。我特别要感谢的是我在卡梅尔的秘书Mary N. Williams夫人,没有她的尽职尽责和技能,本书不可能几经易稿最终成型。我十五岁的儿子Terence很能干,他帮助我核对了参考文献、插图以及书中其他很多细节。我的女儿Ellen Calcaterra通读了书稿,并提出了许多宝贵建议。最后,我想感谢我的患者,他们是如此好的支持者,他们向我袒露自己,允许我去休假,让我有机会思考。我也要感谢说着十五种语言的万千读者,他们对我的一本或几本书感兴趣,给了我莫大的鼓励。
    语义解释
    与我其他的书一样,“他”可能指代男性,也可能指代女性。当我使用“她”时,表明我认为这个陈述更适合女性。有时,我使用“他”也是为了语法上的简便性,以区分治疗师(男性)和患者。我希望这些为了方便起见而使用的语法,不要受到女性的误解。当我使用“是”这个词时,表明基于我和他人的临床经验,我对某事相当确信。当我使用“看似”或“好像”这样的词语时,表明我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才能做出确认。书中的案例来自我个人的经验,以及研讨会和督导会中他人的报告。个别案例是把不同个案的历史组合在一起。所有案例均已加以修饰,以免身份被识别,但是案例中重要的事件或对话是如实报告的。

    艾瑞克·伯恩(Eric Berne)
  • 目录
    第一篇 总论/
    第一章 引言
    A.说完“你好”后,你会说什么?
    B.你是如何对别人说“你好”的?
    C.举例
    D.握手
    E.友谊
    F.理论
    第二章 沟通分析的基本原理
    A.结构分析
    B.沟通分析
    C. 时间结构
    D.脚本

    第二篇 父母编制的程序/
    第三章 人类的命运
    A.人生计划
    B. 台上与台下
    C. 神话和童话
    D. 等待沉睡
    E.家庭戏剧
    F. 人类的命运
    G. 历史背景
    第四章 出生前的影响
    A.引入
    B.祖先的影响
    C.怀孕的情景
    D. 出生位置
    E.出生脚本
    F.姓和名
    第五章 早期发展
    A.早期影响
    B.信念与决定
    C.心理地位—代词
    D.赢家和输家
    E.三方的心理地位
    F.心理地位—形容词
    G.脚本选择
    第六章 可塑年代
    A.父母编制的程序
    B.火星人的思考
    C.小律师
    D.脚本装置
    第七章 脚本装置
    A.脚本结局
    B.禁止信息
    C.引诱
    D.电极
    E.口袋与事物
    F.生存法则(应该脚本)
    G.父母榜样/模式
    H.调皮鬼
    I.许可
    J.内部解除
    K.脚本零件
    L.渴望与对话
    M.赢家
    N.每一个人都有脚本吗?
    O.抗脚本
    P.总结
    第八章 童年晚期
    A.脚本情节与英雄榜样
    B.扭曲
    C.点券
    D.幻觉
    E.心理游戏
    F.人格面具
    G.家庭文化
    第九章 青春期
    A.闲谈
    B.新榜样
    C.图腾
    D.新的情绪
    E.躯体反应
    F.前屋和后室
    G.脚本与抗脚本
    H.对世界的看法
    I. T恤衫
    第十章 成熟与死亡
    A.成熟
    B.抵押
    C.成瘾行为
    D.戏剧三角形
    E.预期寿命
    F.老年
    G.临终情景
    H.绞架上的笑容
    I.死后的图景
    J.墓碑
    K.遗嘱

    第三篇 脚本的运作/
    第十一章 脚本的类型
    A.赢家、非赢家、输家
    B.脚本时间
    C.性与脚本
    D.时钟时间与目标时间
    第十二章 典型的脚本
    A. 小粉帽(“流浪儿”)
    B. 西西弗斯(“我又这样了”)
    C. 玛菲特小姐(“你吓不倒我”)
    D. 老兵不死(“谁需要我?”)
    E.屠龙者(“父亲知道得最多”)
    F.西格蒙德(“如果这种方法行不通,就试试另一种”)
    G.弗洛伦斯(“看穿一切”)
    H.悲剧式脚本
  • 摘要
    第三章 人类的命运




    A.人生计划
    每个人的命运如何,取决于他在面对生活中发生的事件时,脑中是如何运作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计划。每个人也都有能力去实现自己的人生计划,并影响他人的人生计划。就算一个人的生命结局是由他从来没见过的人或永远无法看到的病菌造成的,他的临终遗言或他的墓志铭也将表达出他一生的追求。如果非常不幸,他如尘埃消逝般寂静地死去了,只有最了解他的人才猜得到他的临终遗言或墓志铭是什么,而在友谊、婚姻或治疗等个人关系之外的人,则无法理解。多数情况下,人们将人生花在了欺骗世界上,而且通常也包括欺骗自己。关于这些欺骗,后面我们会谈更多。
    每个人在幼年时就决定了自己将如何生活,如何死亡。无论走到哪里,他都会在头脑中把这个计划带到那里,这就是所谓的“脚本”。对一些不重要的事,他可能会理智地做决定,但对一些重要的事,他其实早已决定好了:他将和哪种人结婚,他会有几个孩子,他会死在何种床上,当他死时谁会在他身边。这一切可能并不是他喜欢的,但却是他无形中希望实现的。
    玛格达
    玛格达是一个非常具有奉献精神的妻子和母亲。但是当她的小儿子病得很厉害时,她非常恐惧地意识到,在她内心深处存在着一个想法、图像、甚至是愿望—他深爱的儿子死掉。这让她想起,丈夫在海外当兵时,她头脑中也有过同样的想法、图像甚或是愿望。她的头脑总是受到希望丈夫被杀死这一怪异愿望的纠缠。在这两个情景中,她都能想象出,自己将处于极度的悲伤和痛苦中。然而,这将成为她需要熬过去的一个人生十字路口,然后每个人都会钦佩她忍受了这一切。
    提问:之后会发生什么?
    回答:我从不想那么多。之后我就会自由了,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重新开始。
    玛格达读小学时,就和同学有过很多性方面的尝试,从此,内疚感一直跟随她。儿子或丈夫的死对她来说,也许是一种惩罚或赎罪,这样,她或许能摆脱母亲的诅咒。之后,她再也不需要感到自己是一个被抛弃的人。相反,人们会说:“她多有勇气啊!”然后她就会被完全接纳,成为群体的一员。
    在她人生的大多数时间里,她都在头脑中计划并设想着这样一部悲剧式的电影。这是她人生戏剧或脚本的第三步行动,并在童年时就确定好了。行动一:性方面的内疚与困惑;行动二:母亲的诅咒;行动三:赎罪;行动四:赦免与重生。但在真实生活中,她过的是很传统的生活,就如父母教导的那样,尽最大努力使她亲爱的儿子健康、快乐。这与她的脚本是相反的,换句话说,这是她的“应该脚本(counterscript)”。如果按照应该脚本生活,生活自然不会那么戏剧化。
    脚本是一个持续的人生计划,幼年时在父母的压力下形成。一旦进入脚本,无论他感到自己在挣扎,还是感到自己很自由,都有一种心理力量,推动他走向命运的结局。
    本书的目的并不是将人类所有生活与行为简化为某种固定的模式,而是恰恰相反。一个真正的人应该这样定义:他能够自发地以理性的和让人信赖的方式做事,并能够适当地考虑他人的需要。一个按固定模式生活的人,不是真正的人。然而,人们生活中的大部分内容仍旧受制于某些固定的模式,因此,我们有必要了解它们。
    黛拉
    黛拉是玛格达的邻居,二十几岁,也过着和玛格达差不多的家庭主妇的生活。不过她的丈夫是推销员,经常出差。当丈夫不在家时,她有时会出去喝酒,醒来时发现自己在离家很远的地方。她经常不记得这之间发生了什么,她知道发生了一些事只是因为醒来时,她看到自己在一些很陌生的地方,钱包里装着一些陌生男子的姓名和电话号码。这不只让她害怕,简直让她惊恐。因为这意味着,如果某天遇到坏人,她的全部生活就毁了。
    脚本是幼年时便做好的计划。因此,如果这是一个脚本,必定有其起源。黛拉的母亲在她很小时就去世了,她的父亲整天出去工作。黛拉在学校和同学相处得不好。她总感到自卑,所以过着很孤单的生活。但在童年晚期,她发现了一个让自己受欢迎的方法。像玛格达一样,她让自己成为男孩团体性玩弄的对象。她从没想过在学校干草棚中曾经发生的事与她现在的行为有什么关系。但在头脑中,她一直都在执行着自己的人生计划。行动一:设置—干草棚里的玩乐与内疚;行动二:脚本发作—饮酒与不负责任时的快乐及内疚;行动三:结局—被谴责和生活的崩溃,她失去了所有,丈夫、孩子以及地位;行动四:最终的赦免—自杀,然后所有的人都感到难过并原谅了她。
    无论玛格达还是黛拉,都按照应该脚本过着平静的生活,然而内心却感到命运的迫近。她们的脚本是一出悲剧,这出悲剧让她们感到解脱和被赦免。玛格达和黛拉的不同在于,玛格达在静静地等待着上帝帮她实现命运,拯救她;而黛拉则被内心恶魔的冲动驱使,匆匆向她的命运赶去—谴责,死亡及宽恕。因此,虽然她们都有相同的开始—性方面的过失,但却通过不同的方式走向不同的结局。
    心理治疗师正像一个智者般坐在办公室里,他的工作就是处理人们的脚本并因此获取报酬。在玛格达和黛拉的案例中,似乎只有某些人死去,她们才会感到被赦免。治疗师的责任是帮助她们找到更好的获得赦免感受的方法。治疗师离开办公室,沿着街道行走,经过了证券经纪人的办公室,出租汽车站和酒吧。他看到的每个人几乎都在等待着一场“重要的死亡”。杂货店里,他看到一个女人正向她的女儿大喊:“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碰那个!”,而此时,另外一个人正在称赞她的儿子“他多可爱啊!”当他进入医院,一位偏执症患者说:“医生,我怎么才可以离开这里?”一位抑郁症患者说:“我活着是为了什么?”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回答:“不死,要活。我才没那么蠢呢。”他们现在说的所有话,昨天都已说过。他们困在自己的脚本中,而外面的人仍抱有希望。“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他们加大剂量?”一个医科学生问。Q医生转向精神分裂患者,直视着他。他也直视着Q医生。Q医生问“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你加大剂量?”这个男孩想了一会儿,回答“不”。Q医生伸出手说“你好”,精神分裂患者与他握手,也说“你好”。之后,他们都转向医科学生,Q医生说“你好”。医科学生看起来不知所措。但在五年后一次精神病学大会上,他走向Q医生说:“嗨,Q医生,你好。”
    玛丽
    “有一天,我会开一家儿童护理学校,我要结四次婚,在股市上赚很多钱,并成为一个著名的外科医生。”喝醉了的玛丽说。
    这并不是脚本。第一,这些想法并不来自她的父母。他们不喜欢小孩,认为人不该离婚,觉得股市是不可靠的,外科医生收费太高。第二,她的人格与她所说的不相符。她和小孩在一起时非常紧张,和男人在一起时又僵硬又冷漠,对股市充满了恐惧,她的手也因为喝酒而颤抖,更别说做外科手术了。第三,很久以前她就决定白天做一个房地产经纪人,晚上和周末做一个酒鬼。第四,她描述的一切其实她都不感兴趣。她这样说只是表明她做不到那些事而已。第五,任何一个听她说话的人都很清楚她哪一件都不会做。
    脚本需要符合以下条件:(1)父母的指令;(2)在指令下的人格发展;(3)童年时期的决定;(4)总是以某种特定的方法成功或失败;(5)确信的态度(或者说是一种坚定的姿态,当下对过去的事坚信不移)。
    本书将会介绍迄今为止有关脚本装置的所有知识,以及我们可以做什么来改变它。

    B. 台上与台下
    戏剧的脚本其实来源于人们真实的人生脚本。我们从二者之间的联系和相似性谈起也许比较好。
    1.二者都有有限的题材。在这些题材中,最为人熟知的是俄狄浦斯的悲剧。其他题材可以从希腊戏剧或希腊神话中找到。其他人记录的戏剧大多是古代祭祀中,人们对酒神的狂热赞歌以及放荡的纵酒作乐。而希腊人和希伯来人则最早记录了人类的平常生活,并从中提取出了一些生活的模式。人类生活中的很多事件和原始仪式是一致的,如竞赛(Agon)、感染情绪(Pathos)、纪念死者(Threnos)及神灵显现(Theophany),但这些事件通常使用史诗般的语言描述,如果换成通俗的语言表达,人们便能从生活中找到它们的踪迹。比如:“月光里月桂树下,一个男人和一个少女在吵架,这时跟来了一个‘大嘴巴’,可能是他或是她”。希腊诗人将人类的生活模式以此种简约的方式描述出来,换句话说,在布尔芬奇或格雷夫斯的作品中 为《希腊与罗马神话》以及《希腊诸神与英雄》。—译者注其实早已记录了每个人的生活模型。如果诸神眷顾某人,他的一切都会很顺利。但如果没有获得神的眷顾,他的情况就会不同。如果一个人被施予了诅咒,而他想解除诅咒过更舒适的生活,那他就成为了患者(主动找治疗师做治疗)。
    脚本分析师和剧本分析师一样,只要知道了情节与人物,就能推测当事人最终的命运,除非中间发生某些改变。例如,对于心理治疗师,他和戏剧评论家一样,很清楚地知道美狄亚 希腊神话中科尔喀斯国王之女,以巫术著称,曾帮助过伊阿宋取得金羊毛并做了伊阿宋的妻子,又因伊阿宋的不忠杀死了他们的子女以图报复。—译者注已经下定决心杀死自己的孩子,除非有人和她谈话让她打消主意。另外,心理治疗师和戏剧评论家都应该知道,假如那个星期她能参加心理治疗小组,整件事情可能会完全不一样。
    2.假如对生活发展轨迹不做任何干涉,人生就会达到一个可预期的终点。而要达到这个终点,人必须用特定的方式说话。无论在戏剧中,还是在真实生活中,人们都需要记住他们的台词,这样才能使听者以特定的方式回应,然后他们才能采取下一步行动。假如一位英雄改变了他的自我状态和台词,他人必定会以不同的方式做出回应。改变了自我状态和特定的说话方式就改变了整个脚本,而改变脚本实则是治疗性脚本分析的目标。假如哈姆雷特说了《艾比的爱尔兰玫瑰》中的台词,为了使剧情合理,奥菲莉娅 莎士比亚剧作《哈姆雷特》中的女主人公名字。—译者注也需要改变她的台词,之后整个剧情就会朝其他方向发展了。最终,他们两个可能会私奔,而非躲藏在城堡里—不过,这样的剧情就会变得没意思,但从剧中人物的生活角度来说,他们却会更快乐。
    3.脚本在最终上演前,需要预演和修改。正如剧院里,戏剧在正式上演前,需要朗读、修改和预演一样。人生脚本始于童年,是脚本的原始形式,称作“草案”。此时,脚本中的其他演员只限于父母、兄弟姐妹,或者是某个机构或孤儿院里的同桌或管理员。每个家庭都像一个机构,有其特殊的规则,此时的演员都扮演着比较固定的角色,儿童从他们身上学到的灵活性很少。但进入青春期后,他开始遇到更多人。他寻找自己脚本中需要的角色(其他人会参与到他的脚本中,是因为他也扮演了他们的脚本需要的某些角色)。新环境促使他对脚本进行一些修改。不过,基本情节是不变的,改变的只是一些具体的行动。大多数情况下(除了一些青少年自杀了或者被谋杀了),我们可以把他们对具体行动的尝试称作预演,就像进城表演前先在镇里预演一样。经过几次修改,脚本终于定稿了,他即将迎来正式演出—告别演出,并获得脚本的最终结局。如果脚本结局是“好的”,那么告别演出将发生在告别晚宴那样美好的地方。但如果结局是“不好的”,那么他最终向世人说再见的地方将会是医院的病床上、监狱门前、精神病院、绞架前或者太平间。
    4.几乎所有脚本中都包括了“好人”和“坏人”、“赢家”和“输家”这些角色。究竟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谁是赢家,谁是输家,不同人的脚本会有不同的界定。但非常明确的一点是,所有脚本中都包含了这四个角色。有时他们会两两相结合,形成两个角色。比如在牛仔脚本中,好人就是赢家,坏人就是输家。好指的是勇敢、拔枪迅速、诚实、纯洁;坏指的是胆小、拔枪慢、不诚实且对女人感兴趣。赢家是那些活下来的人,输家是那些最终被绞死或者被枪杀的人。在肥皂剧中,赢家是赢得了某个男人的女人,输家是失去了男人的女人。在有关签单的戏剧中,赢家是签了最好的单,或被委托了最多工作的人;输家是不知道怎么获得签单的人。
        在脚本分析中,赢家被称作“王子”或“公主”,输家被称作“青蛙”。脚本分析的目标就是将青蛙变成王子或公主。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治疗师需要了解患者脚本中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并且需要了解他究竟可以成为何种赢家。没有接受治疗的患者也会向赢家的方向挣扎,但他们并不是真正想成为赢家,而只是希望做一个勇敢一点的输家。这其实是很自然的。因为一个人如果只做一个勇敢的输家,他的内心可以很舒服地顺着自己的脚本发展;但如果真想成为一个赢家,他必须抛弃自己全部或者大部分的脚本,重新开始。这是大多数人都不愿做的事。
    5.无论是戏剧中的脚本,还是真实生活中的脚本,都需要回答发生在人和人之间的一个基本问题“说完你好后,你会说什么?”比如,无论在俄狄浦斯那出戏剧中,还是在俄狄浦斯的真实生活中,剧情如何发展完全取决于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俄狄浦斯遇到年长的男人时,首先会向他们打招呼,接下来说的话取决于他的脚本。他问“你想打架吗?”如果年长的男人说“不想”,之后他就不知该说什么了,只是傻傻地站在那里,考虑是不是该和他聊聊天气或近期爆发的战争,或者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中谁夺得了冠军。最简单的回应方法是咕哝一下“见到你很高兴”“你很好,那就好,我也很好。”或者“一切都不错”,之后继续走他的路。但如果年长的男人说“想”,那么俄狄浦斯就会说“好极了!”因为他找到了他想找的人,并且知道之后该说什么了。
    6.人生脚本中的图景一定是被预设好的,之后,人不断朝那个图景发展,就好像戏剧的情节发展一样。举个简单的例子,某人在汽油快用完前的两三天,看油表时发现快没油了,然后“打算”“尽快找时间”去加油,但后来什么也没做。一般来说,汽油“马上”用完的情况不大可能发生,除非这人是在驾驶一辆他不熟悉且油表坏了的车。对拥有输家脚本的人来说,他的脚本中总是预设了一个事情在不断迫近的情景。而对拥有赢家脚本的人来说,东西被用光这种事情在他们一生中都不会发生。
    人生脚本的形成基于父母对孩子的教导,孩子会遵循这种教导,有三个原因:(1)它为人生赋予了目标。孩子做的大多数事情都是为了某些人,通常是他们的父母;(2)它使他们拥有了可被接受的使用时间的方式(可接受,是指能被他的父母接受);(3)在如何做事方面,人需要被教导。自学确实鼓舞人心,但却不那么实际。一个人不可能只通过拆几架飞机,并通过尝试错误就能成为一个好的飞行员。他必须通过他人的失败学习,而不只是自己的。一个外科医生也需要老师来教,而不只是一个接一个地取出人们的阑尾,看看到底哪里出了毛病。父母通过向孩子传递他们学习过的东西或者他们认为自己学会的东西,实现对孩子的教导。如果父母是输家,他们会把输家的结局传递给孩子;如果他们是赢家,就会传递赢家的结局。人生的发展总有其故事情节。虽然故事或好或坏的结局已由父母的教导所决定,但达到结局的具体情节,则由孩子自由选择。
    ……
联系我们

编辑部电话:010—65181109

编辑部邮箱:wanqianpsy@163.com

客服部微信:wanqianxinli199807

官方微博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