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万千书架 作者译者 书评推荐 资讯动态 关于我们
沙盘
沙游治疗——心理治疗师实践手册
作者:(美)Boik, B. L.等
译者:田宝伟等
  • 出版信息
  • 内容简介
  • 推荐
  • 著译者介绍
  • 序言
  • 目录
  • 书摘
  • 出版信息
    出版日期:2012/02/01
    出版社: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ISBN:978-7-5019-8539-5
    装帧:平装
    页码:304
    开本:16开
    纸张:胶版纸
  • 内容简介
    感谢芭芭拉·博伊科和安娜·古德温,正是她们的努力和与人分享的精神才有了这样一本优秀的沙游实操指导手册。本书不仅会激发你对沙游治疗的浓厚兴趣,而且会使你对沙游理论有清晰的理解和认识。最重要也最具价值的是,本书详细讲述了沙游在治疗儿童、成人、夫妻等方面的具体应用步骤。相信它会成为你探索自我和专业成长过程中的良师益友。
  • 推荐
    1、我国很多中小学校引进了沙游治疗的工具,然而市场上只有非常少的相关书籍,并且多为理论性强,操作性差的理论书,而此书的特点则是其应用性。2、此书两位作者拥有30年的沙游治疗经验,充分而又深入浅出地讲解,无论是初学者或是治疗师都能获益良多。3、读者:心理学专业师生,心理咨询和治疗从业者,教师,喜欢沙游的业余读者。
  • 作译者序
  • 序言
    序  言
    在一个小小的盘子中,装有或湿或干的沙子,来访者可以使用也可以不使用小物件来配置沙子,创造出一个场景。来访者运用触觉、视觉、听觉和嗅觉,将其最内在的意识和无意识想法、感觉变成物质的形式。通过运用积极的想像和创造性的象征游戏,沙盘游戏(简称沙游)成为一种实用的、体验性的工具。它创造了一个从无意识到意识、从心灵到物质、从非语言到语言的沟通桥梁。来访者通常说不出自己的困难、痛苦、冲突的来源及解决方案,或对它们缺乏理性的理解。当这种困境发生时,沙游就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来访者可以用意象来呈现发生在个人内在或外在世界的各种状况。换句话说,意象成为了一种来访者与心理治疗师沟通无意识内容的语言,从而使来访者对自我有更深刻的理解并实现行为的改变。就像艺术治疗一样,视觉形式取代了语言沟通,因此绕过了来访者的心理防卫。沙游的另外一个优点,是它允许来访者用可以被触摸到的并且容易被改变的象征性物件,来展示整个问题的各个方面。对来访者和治疗师来说,只有当治疗师坚信来访者的无意识心智可以提供通向自我发现的独特道路时,深层的转化工作才能够发生。
    目前,对各种不同的心理治疗取向的治疗师来说,沙游都是一种有力的工具。荣格学派沙游治疗的前身是“世界技术”(world technique),它由英国的一位小儿科医师玛格丽特·洛温菲尔德(Margaret Lowenfeld)在20世纪20年代末期发明。如今,在整个欧洲和美国,沙游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在过去,沙游主要被用于儿童心理治疗,现在它已成为对成人、夫妻、家庭和团体进行治疗、实现个人成长、增进沟通以及解决问题的一种工具,被精神卫生机构、医院、私人诊所、学校等广泛运用。虽然沙游主要是由精神卫生领域的专业人士来实施的,但是受过训练的护士、小学或中学老师、大学教授、督导师以及组织行为研究者,都可以有效地使用。
    作为本书的作者,我们非常高兴和你分享我们是如何迈入沙游这个领域的。
    芭芭拉:在讲述我的沙游治疗事业历程之前,先讲讲我自己创造第一个沙世界的故事。我的一位同事在学习了沙游后,问我是否想亲自体验一下。当时我已经开始利用沙游治疗儿童心理疾病了,我发现很多人对于创造自己的沙盘都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虽然如此,我起初对于自己亲自感受沙游却很犹豫。事后回想起来,我觉得这是因为我的沙游体验都来自治疗师的角色,而非爱玩的儿童角色。在平时的沙游过程中,我一直扮演的是一个有意识的观察者和支持者。在对来访者进行沙游治疗的过程中,虽然我在无意识中实现了对沙游活动的积极参与,但是从来访者角度而言,我并不熟悉沙游。最终,我决定变换自己的角色来体验沙游。我用沙子做出各种造型,重新体验了孩提时代在海滩上建造沙堡时的美好感觉。但是我对物件的选择并没有做到随心所欲。渐渐地,我的注意力变得越来越集中,自己也更为放松,认知慢慢从有意识层面向无意识层面靠近。我用选择的物件创造了一个不在我意识心智计划中的“世界”。结果让我大吃一惊。我创造的场景是:一只欢快的美人鱼在沙盘中央向外看着她周遭的世界(请看图1)。在事后与同事的讨论中,我深刻地觉察到,我内在的童心被唤醒了。我认识到,虽然我本性上很喜欢嬉闹,但是我却在有意识地抑制自己内在的童心。从那时起,我在更深的层次上理解了沙游的深刻内涵,以及它对我个人和对成人来访者的有用性。
     








    图1 芭芭拉的第一个沙世界
    20世纪60年代,我的职业生涯从当一名小学教师开始。我发现,当我给孩子们创造一些机会让他们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自己、进行学习和游戏时,孩子们就会有惊人的进步和成长。在教室中,学生必须把注意力集中在课本知识的掌握上,再加上班级人数众多,这些因素使我无法顾及每位孩子的智力发展、情绪波动。这种现状驱使我去念了心理咨询方向的研究生。我的第一次咨询经历是在一个城市学校里,我用游戏来使儿童吐露心声,帮助他们治疗心灵创伤并逐步迈向康复。当我获得心理学专业的第二个硕士学位后,我在大学咨询中心和私人诊所对成人及夫妻进行治疗的工作机会越来越多。在治疗过程中,我运用过不同的技术,包括完形治疗、催眠治疗、叙事治疗、理性情绪疗法,同时还对儿童进行游戏治疗。我发现,当我运用比较间接的方式与来访者互动时,常常能获取更多的信息,得到更深的领悟,并能促进来访者的改变、成长、康复以及实现问题的解决。我能够触及到来访者在意识层面上还没有准备好要呈现的隐藏信息材料。像沙游这样间接的、富于创造性的、充满想像力的方法通常具有较少的威胁性,它容许来访者更自然地表达自己。当然,我也会使用直接的、语言性的方法,这取决于特定来访者的需要和情况。
    20世纪80年代,通过与同行切磋、阅读相关书籍和在沙游工作坊进行实践,我对沙游这种治疗方法更加熟悉。在我创造自己的第一个沙游世界并且持续做自己的个人沙游之后,我开始在实践中将沙盘用于治疗成人来访者。对成人来访者的治疗结果反映了这个方法的益处。我越来越信任来访者内在智慧的力量。90年代初期,当时与我在同一个团队工作的安娜参加了一个关于沙游应用的强化工作坊,她与我分享了许多想法。
    安娜:我生命当中的许多体验都促使我把沙游作为实现来访者和我自己成长的重要方法。在此我仅讲述几个例子。我早期主要从事儿童护理工作,包括精神科、内科和外科病人的护理。这种工作经历让我认识到身体健康的重要性,以及人的健康状况是如何受情绪、认知和精神层面的东西影响的。从那时起,我通过仔细观察自己孩子的成长,越来越觉察到游戏在人的个体化进程中的价值。我注意到触觉、听觉、视觉、嗅觉和味觉可以大大地促进人的个体化进程。
    20世纪70年代末期,我回到研究所致力于儿童及青少年咨询研究。游戏治疗和家庭系统治疗是当时教授们采用的基本干预方法,主要强调对整体的人和系统的治疗。虽然在治疗师职业生涯的早期我就接触过沙游,但当时沙游只是用来治疗儿童。从我第一次目睹了沙游用于治疗儿童的过程时起,我就认识到这不是一项普通的技术。儿童被物件和沙子吸引,就像铁片碰到了磁铁一样。当他们在沙盘中玩时,他们好像忘记了时间和空间,对当前的自我情况也会忽略。因为我个人从未使用过沙游,所以不了解这个方法对成人的威力。在我个人的职业生涯中,我专长于身体虐待和性虐待问题,工作对象有儿童、成人和家庭。我越来越认识到尊重和信任每位来访者内在智慧的重要性,它可以带领来访者完成独特的治疗过程。我也认识到,当一个人长大成人后,童心不会消失。即便是成人,要释放创造力和内在的无意识内容也需要借助游戏。
    我发现,运用较少指导性的和非评断性的技术,可以使来访者真实地展现自我,充分地探索自我。虽然完形技术、催眠技术、叙事疗法和其他游戏技术在理性和情绪层面上是成功的,但是总觉得好像还缺少某些东西。很显然,成人和儿童来访者都很难冲破跟自身记忆有关的有形阻碍。我阅读了一些沙游书籍,运用同行的沙游工作坊有选择性地治疗了一些成人和儿童,做我自己的沙盘,在加州奥克兰跟随格思拉·德·多美尼科(Gisela De Domenico)博士做了广泛的学习研究,之后,我真正认识到沙游的魅力。来访者通过触摸和移动那些反映他们问题和创伤的象征物件,实现了自身心理和行为的戏剧化改变。
    芭芭拉和安娜:20世纪80年代末期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我们开始共同举办针对治疗师和教育工作者的培训,主要讲授一些用于儿童治疗的新方法,包括沙游、各类游戏技术和讲故事技术。最初,我们主要专注于将沙游用于治疗个体,包括儿童和成人。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将治疗对象扩展到家庭和夫妻。我们发现沙游在解决关系问题、促进家庭成员的沟通方面有很高的价值。如今,我们将沙游广泛地运用在我们自己和来访者身上,开办工作坊,召开专题研讨会,与相关专业的师生切磋,培训他们使用沙游以及创立沙游工作坊。
    本书的构思来源于参加我们沙游治疗工作坊的一些治疗师的建议。目前已出版的有关沙游的书籍数目虽在慢慢增多,但是总体品种仍然很少。现有的一些书籍和文章虽然对沙游的历史、理论和价值进行了总结和梳理,但没有一本书详细阐述如何去运用沙游,以及运用沙游开展治疗的步骤。为了填补这一空白,我们决定写一本沙游操作指导手册。
    在本书中,我们没有依附任何一种理论取向或治疗技术。但要说明的是,我们工作模式的基础源于格思拉·德·多美尼科(Gisela De Domenico)发展出来的沙游模式。虽然我们和德·多美尼科的理论原则可能有些不同,但是我们发现她治疗来访者的哲学与我们很相似,她做沙游的模式非常有效。我们通过分享来访者在沙游过程中的某些体验来说明沙游治疗的相关问题。书中的范例反映了我们取得的成功和所犯的错误。我们相信,第一手的经验是学习和内化知识与技巧的最有效方法。诚挚地希望你能从这本指导手册中获益。

  • 目录
    目  录
    第1章 揭开沙游的神秘面纱—沙游概论 1
    什么是沙游 1
    沙游的发展历史和趋势 6
    沙游治疗的优势 11
    沙游治疗师的角色 16
    本章小结 18
    第2章 如何创建沙游工作坊 21
    沙游工作坊的必备设施 22
    沙盘 22
    沙盘桌 28
    沙游物件 29
    照相机 33
    沙子和水 34
    工作空间的选择 37
    沙游物件的陈列 38
    沙游物件的归类 42
    本章小结 53
    第3章 用于成人个体治疗的自发性沙盘 57
    进行沙游治疗的最佳时机 62
    阶段一:创造沙盘世界 63
    阶段二:体验和重建沙盘世界 71
    阶段三:治疗 73
    阶段四:记录沙盘世界 88
    阶段五:连结沙游体验和现实世界 92
    阶段六:拆除沙世界 94
    本章小结 96
    第4章 用于夫妻治疗的自发性沙盘 101
    夫妻关系沙游治疗的7个阶段 106
    进行沙游治疗的最佳时机和最佳方式 109
    夫妻沟通沙盘 111
    阶段一:创造沙盘世界 111
    阶段二:体验和重建沙盘世界 114
    阶段三:与伴侣沟通 116
    阶段四:治疗 118
    阶段五:记录沙盘世界 119
    阶段六:连结沙游体验和现实世界 120
    阶段七:拆除沙世界 122
    夫妻沟通沙盘范例 123
    夫妻个体化沙盘 125
    阶段一:创造沙盘世界 125
    阶段二:体验和重建沙盘世界 128
    阶段三:与伴侣沟通 129
    阶段四:治疗 130
    阶段五:记录沙盘世界 131
    阶段六:连结沙游体验和现实世界 131
    阶段七:拆除沙世界 132
    本章小结 132
    第5章 用于儿童及家庭治疗的自发性沙盘 137
    如何将沙游用于儿童治疗 137
    儿童的发展阶段与沙游治疗 141
    儿童在沙游中的行为 146
    沙游的不同模式 150
    自发性静态沙盘 150
    自发性动态沙盘 155
    互动性沙盘 158
    如何将沙游用于家庭治疗 159
    家庭评估性沙盘 161
    家庭个体化沙盘 166
    家庭沟通沙盘 170
    本章小结 173
    第6章 用于成人个体和夫妻治疗的指导性沙盘 177
    重建生活场景技术 178
    自我强化与技巧建立 182
    处理对立性问题的技术 185
    次人格整合沙盘 187
    介绍沙游和选择物件 189
    陈述对物件的感受 190
    将物件拟人化 191
    认同物件 191
    实现物件间的互动 192
    记录沙盘世界 195
    连结沙游体验和现实世界 195
    拆除沙世界 195
    次人格整合沙游案例 195
    原生家庭沙盘 198
    “放大”沙盘 201
    创伤沙盘 203
    本章小结 210
    第7章 用于儿童和家庭治疗的指导性沙盘 215
    如何将指导性沙盘用于儿童治疗 215
    限制物件的数量 215
    开展游戏 216
    编故事 218
    用于儿童治疗的指导性主题沙盘 220
    用于青少年治疗的个体化沙盘 223
    如何将指导性沙盘用于家庭治疗 225
    用于家庭治疗的指导性主题沙盘 225
    化解家庭中的权力争斗 226
    本章小结 229
    第8章 记录沙世界的创作过程 233
    记录的原因 233
    记录的方法 235
    记录的内容 240
    记录的格式 241
    本章小结 250
    第9章 沙游治疗的禁忌事项 251
    本章小结 257
    第10章 治疗师的个人沙盘 259
    实现个人成长 259
    解决反移情问题 265
    本章小结 271
    结语 273
    附录 常见问题解答 277

  • 摘要
    如何将沙游用于儿童治疗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焦点一直放在了沙游用于治疗成人的各个方面。但是,许多治疗师面对的治疗对象是儿童(十一二岁以下)和青少年(十二三岁到十八岁),他们希望增加游戏的种类。其他一些治疗师也希望将他们的治疗对象涵盖儿童和青少年。然而,我们发现许多心理治疗师非常担心的问题是:关于如何对儿童进行治疗,他们几乎没有学过任何课程或受到过任何指导。
    父母、学校和家庭服务机构经常把问题儿童和青少年转介给心理治疗师。毫无疑问,这样被转介过来的儿童会不断增多,因为儿童和青少年在情绪上越来越被忽视,权利在遭到剥夺,他们变得充满暴力。游戏,尤其是沙游,是治疗问题儿童和青少年的一种理想途径。它容许儿童和青少年触及自己内心最深层的思想感情,并在无意识的状态中解决问题。
    正如洛温菲尔德首先认识到的,与沙、水和物件游戏是儿童把他对世界的认识客观化的一种理想方法。通过这个方法,他可以定义、限制从而最终控制这些认识。与成人相比,儿童和青少年更倾向于借助具体有形的物体来表达自己。与用于治疗成人的沙游一样,用于治疗儿童的沙游也至少具有两层意义,即表层意义和象征意义。沙游是一个强大有力的媒介,它使儿童能够表达出他们无法理清的有意识的及无意识的内容。温里布认为:“沙游治疗过程实质上是一个无意识的或者在某些阶段是一个半意识的过程。它对儿童有着神奇的吸引力,非常有效。”
    在治疗9岁的玛丽亚时,我们亲眼目睹了沙游神奇的吸引力。据她的父母讲,起初她不愿接受治疗。玛丽亚是在犹豫中走进治疗室的。当她看到墙上一排排的物件时惊奇地瞪大了眼睛。然后她发现了沙盘。她立即走到装有精细珊瑚沙的沙盘前,用手指抚弄沙子。当我们说周围的物件都可以在沙盘中使用时,她的眼睛睁得更大了,脸上也露出了微笑。这个摆放各种象征物的沙盘消融了玛丽亚的疑虑。儿童天生喜欢游戏和沙子,这使沙游成为理想的治疗方法。
    虽然用沙游治疗儿童过程与第3章中讲述的治疗成人的过程相类似,但还是有些区别。儿童的语言和抽象思维能力有限,这与成人的情况不同。只有到了青少年期,抽象思维能力才逐渐产生。但是,儿童在沙游中,不通过语言表达就能展现他们最深层的有意识的和无意识的想法和观念。与通常治疗成人时的情况相反,即使在游戏过后,儿童往往还没意识到他们自身都发生了什么变化,也不知道沙游的意义何在。儿童常常选择不去谈论他们的游戏,希望只是体验它。然而,某些转化确实已经发生。无意识的心智通过游戏赋予问题以物质形式,问题通常会很快地解决。结果,儿童在行为上也自发地发生了变化。
    与成人相比,儿童的沙游可采取更为多样的形式。这些形式变化往往受儿童的想像力、创造力及你的指导所制约。对儿童的沙游治疗会谈与对成人的沙游治疗会谈很相似,基于也要经过第3章中所讲述的各个阶段。由于儿童独自创造出一个动态的沙盘,或者由于他邀请治疗师成为沙世界中的一个玩家,沙盘中的活动水平就变得更高。虽然成人也可能会使用多个沙盘,但是儿童会更自发地使用多个沙盘。儿童经常发起一些游戏让治疗师参与,比如捉迷藏。在游戏过程中,他们常常会制定各种规则。
    因为我们在治疗中接触的儿童处于不同的自我发展阶段,许多儿童的自我力量可能很纤弱,并且他们的防御体系还没有发展完善,记住这一点非常重要。自我力量和自我意识发展比较缓慢的情况在童年期和青少年期会不断增强。因此,与治疗成人相比,治疗儿童时要少些面质,这一点很重要。当受到挑战时,儿童常常会变得非常焦虑并拒绝合作。任何养有孩子或治疗过孩子的人都经历过这样的事。为了减少阻抗和忧虑,我们经常用第三人称与儿童交谈引发焦虑的话题。例如,我们会说:“很多孩子不愿谈论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而不说:“你好像不愿谈论你身上发生的事情。”或者我们只通过游戏疗法处理令人苦恼的主题。
    在对儿童进行沙游治疗时,我们在沙盘上游戏并且始终用第三人称。这常常与成人的案例不同,成人经常将物件与他们自身或他们生活中的其他人联系起来。与成年人相比,青少年较少进行这样的联系。儿童也很少这样做。例如,成人经常把物件看成他们自己或他们生活中的人,而儿童往往不会这样做。请记住:让儿童发现这种联系并不重要。无意识心智会完成这项工作。除非儿童自己谈起这个话题,我们不可强行对沙盘进行语言的理解。与成年人相比,儿童会经常只完成建造阶段就不愿再谈他们的沙世界。与年幼的儿童相比,青少年更可能去探究这个“世界”和它的意义。
    我们工作坊的一位参与者告诉我们一个故事,说明了无意识转变是怎样按自己的方式和时间发生在儿童身上的。杰夫是一个年轻的学校咨询员,他应用游戏技巧治疗来访者的经验还很有限,他常把会谈的大部分时间花在与来访者交谈上。亚当是一个五年级的学生,他因上课时有严重的破坏性行为而被指导老师转介给杰夫。由于杰夫感到无力把握对亚当的治疗,他越来越体验到挫折感。每当杰夫质疑或面质亚当的行为时,他就退缩不前了。当杰夫讲话时,亚当会利用会谈的大部分时间静静地坐在那儿摆弄手指。他在课堂上的行为也没有丝毫改变。在与一位参加过我们工作坊的同行交谈之后,杰夫当即决定对他的一些来访者实施沙游治疗。虽然他对沙游所知甚少,但是他阅读了我们工作坊的材料,买了一个沙盘,并收集了一些物件。第二周,当亚当走进治疗室时,他立刻走向了沙盘。在接下来的几周里,亚当都在沙中玩耍,创造了许多战争场景。杰夫则静静地坐在旁边仔细观察。杰夫没有进行任何语言的干预,亚当的行为却开始发生了变化。教师和家长都很高兴,因为亚当不再那么烦人,并且变得高兴了。在这个事例中,治疗的过程很显然是无需语言和面质的。杰夫对取得的结果印象深刻,决定参加沙游工作坊,以便加深对沙游中发生的事情和如何有效地促进沙游过程有更好的理解。
    毫无疑问,沙游的许多方面都影响了亚当。其中益处之一,很可能是沙盘对他来说起到过渡性客体①的作用。正如温尼科特所述,当自我即将出现时,沙盘使儿童能够开始区分自我发展过程中的“我”与“非我”。这种区分一般发生在童年时期的早期,这使得治疗儿童和治疗成人有所不同。我们注意到,在某些案例中,如温里布所提出的沙盘替代了治疗师充当了过渡性客体,因为“这种过渡至少部分地从治疗师本人转到了沙盘,沙盘也变成了一种独立的物件。”我们同意温里布的观点,沙盘培育了来访者的独立性,同时它提供了一种安全的方法。即使在后期,当自我已经发展、个体更为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独立的实体时,沙盘也可能在面对尚未解决的儿童时期的问题时充当过渡性客体。
     ① 一个外在世界的物体,代表着一种可以依附的或安全的形象,可以用来促进与所依附人物的分离和个体的独立。
    我们发现,治疗儿童可以带给治疗师满足感和挑战性。对不熟悉儿童治疗的治疗师来说,儿童制造的混乱可能令人烦扰且耗费时间。儿童在沙游中经常用许多物件、数个沙盘和过多的水。另外,儿童领悟能力的缺乏和有限的用语言表达内心的能力,可能让治疗师感到难以应对。如果没有语言表达和迅速的行为改变,治疗师可能怀疑是否取得了进步。除此之外,儿童经常在多次会谈中都重复相同的行为。这时,自我怀疑也会溜进治疗师的头脑,质疑其对来访者的治疗效果。对儿童设立并执行一些规则很有必要,尤其是对于那些发展不成熟、做事冲动或特别调皮的儿童。有时这项要求会让人感到它与治疗师角色相矛盾,因为他们是无条件接受的助人者。此外,游戏治疗要求治疗师愿意在儿童的水平上游戏。当你决定对儿童进行治疗时,你必须考虑这些因素。
    如果你的治疗对象是儿童,下面的信息将帮助你做好准备,包括在不同发展层次的沙游中你可能会看到什么、可能会遇到的沙游模式,以及可能要用到的治疗干预方法。

    儿童的发展阶段与沙游治疗

    有一个框架来评估儿童在沙游中的发展阶段是非常有帮助的。从发展的角度来理解治疗师应该期待什么和儿童的游戏可能意味着什么,可以帮助治疗师评估儿童的功能发展水平,推动和引导沙游过程。“有了这种分析……它就可能为你提供应采用何种治疗措施”,(Stewart,1990)也为加快治疗过程提供了信息,这在管理控制性医疗体制和短程心理治疗的时代是非常有益的。
    我们简要谈一下与发展有关的话题,因为深入细致地论述发展理论会超出本章的范围。我们认为,如果你正在治疗儿童,你应该知道那些颇受好评的发展理论,比如艾瑞克森和皮亚杰提出的理论。在这个领域工作的人也应当了解一些有关性别差异和文化多样性等方面近期的研究。
    虽然治疗师留意个体在自己沙游中的进展比发现他在发展范式中的位置更为有益,但是熟悉那些被普遍接受的发展阶段也很有价值。我们决定引用杜拉·卡夫和查尔斯·T·斯图尔特的著作中的相关信息,因为二人都是有经验的沙游治疗师,并且已经同我们分享了他们关于儿童在不同阶段表现出的沙游模式方面的发现。我们的目标是提高你对沙游治疗中可能出现的一些行为的理解,这些行为揭示了儿童所处的发展阶段和进展情况。儿童的成熟水平和发展滞后常常会从游戏的种类、所选择的物件及沙盘的主题中透露出来。
    关于自我的发展阶段,卡夫的观点与埃里奇·诺埃曼的理论相同。卡夫认为:“在第一阶段(大约6~7岁之前),自我主要是以图像形式传达自己的,其中以动植物居多。在下一个阶段(大约11~12岁之前)开始有了争斗,并且一再出现,尤其是在青春期。至此,儿童已经发展得足够强大,能够毅然与外部影响进行争斗并掌控它们。最终,他作为一个人被环境承认,成为集体的一员。”许多沙游治疗师(如布里德威、麦克德、德纳斯、斯图尔特)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模型。虽然我们确实看到过一些这样的模式出现在我们来访者的沙盘中,但是我们也赞同许多沙游治疗师的看法,这种先是动物、而后是争斗最后是群体的主题并不总是出现。尽管如此,我们发现,我们看到的游戏节奏和模式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来访者的沙游过程。在儿童逐渐走向成熟并有了更多的认同感时场景常从无序发展为有序。
    查尔斯·T·斯图尔特发明了一种评估沙游的方法,这种方法综合了诺埃曼、艾瑞克森和皮亚杰的发展阶段理论。虽然他承认其方法尚有些缺欠,但是我们在此将它提出,目的是鼓励你在对儿童进行沙游治疗的过程中去探究它。虽然我们同意他的发现,但在我们的经历中,我们看到儿童的游戏种类有时与这个时间顺序模式并不符合。另外,我们的经验不够广泛,还不能确定这个模型是否可跨文化应用。
    在斯图尔特的范式中,发现与消失的游戏,例如藏猫猫和捉迷藏,发生在第一阶段,即婴儿Ⅱ期,年龄为七八个月到2岁。鉴于儿童发展上的限制,我们一般不让2岁半以下的儿童做沙游。但是,也有大点的儿童心理发展停留在这个阶段,这是由于儿童时期受到的创伤或忽视引起的,他们脱离了母亲并对自己及外部世界的信任的发展停滞了。我们不但要注意儿童的生理年龄,还要注意游戏是如何揭示出儿童功能发展的成熟水平的(详细情况请看第9章)。功能发展水平处于婴儿Ⅱ期的儿童常把身边的物件都放进沙盘。他们的焦点集中在让事情发生上,比如移动、筛撒、注视和倾听沙盘中沙子带来的结果。除此之外,他们可能将物件推或扔进沙盘中看它们搭配得如何,也可能将物件埋入沙中或者挖出来。
    斯图尔特理论的第二阶段即儿童早期Ⅰ(Early Childhood I,EC I),包括一二岁至三四岁。年龄与婴儿Ⅱ期有所重叠,这是由于不同儿童在发展上的差异。在这个阶段,会出现有序和无序的游戏。儿童不停努力获取自主权。这就引发了内在的冲突,因为他们是与一直养育并将继续养育他们的父母进行抗争。在反抗父母控制的同时,他们也经历着依赖与独立间的心理挣扎。沙盘会提供一个安全、有限的空间,在其中儿童开始发展他们的自主权。这时,你会观察到他们处理关于保留与消除的问题(也就是,继续与放弃,对立面之间的对抗,建设与破坏)。我们的经验支持了斯图尔特的观察结论,这里既有大量的混沌无序也有创造与毁灭。例如,一个4岁的来访者,在几个连续的会谈中创造了数个沙盘,他使用大量的物件不断地建造和破除杂乱的场景。随着时间流逝,他对选择物件的识别力增强了,并且开始将它们在沙盘上组织好。他花费了几次会谈的时间反复做这个活动。尽管物件还不能构成一致的形式,但在沙盘中和治疗室之外他开始使自己的世界变得更加有序了。
    斯图尔特理论的第三阶段,儿童早期Ⅱ(EC Ⅱ),包括三四岁至六七岁。在这个时期,儿童自身是他游戏的核心。沙盘中经常显示的是被攻击和被迫逃离的行动。根据斯图尔特的说法,此时的重点不是充当攻击者而是逃离危险。与年龄稍大时的战斗相比,这时儿童的攻击或争斗很少具有组织性。冲突出现了,但是沙盘中明显地塑有一个中心形象(例如,一个受到攻击的房子或人,中心形象常存在于一片篱笆圈起的区域、一个海岛或一池水中)。这是一个过渡期,当儿童摆脱父母接近同龄人时,他们对正在尝试的独立而感到焦虑不安。在这个阶段,儿童也在用行为试探某些限制,比如把沙子弄到地板上和拒绝在适当时间结束会谈。
    我们发现,当儿童从儿童早期Ⅱ过渡到斯图尔特提出的儿童中期(Middle Childhood,MC)时,包括六七岁至十一二岁,他们便进入到对抗阶段,沙盘中的双方彼此相对或远离。在这个好战的阶段,我们常作为敌人被邀请加入战斗,这印证了布莱德威和麦克德的经历。根据斯图尔特的说法,MC阶段的游戏中出现了性别的区分。与前几个阶段相比,虽然男孩女孩都有了较大程度的自我整合,但是,不同性别的沙盘开始出现显著的区别。尽管男女两性都会出现战斗或危险情景,但是男孩更可能描绘的是牛仔与印第安人或军人之间的战争情景,而女孩更可能描绘的是两股相反力量个体间的争斗,她们经常使用危险的动物而不是武装部队。女孩的沙盘通常都比较安详平静。
    在这个对抗阶段,陆块可能彼此分离开(比如用墙、篱笆、沟渠、河流等)。设立界限和处理内外冲突的能力不断获得,例如,利用篱笆来提供保护和边界。逐渐将障碍撤掉或者放入由各种材料做成的桥使得沙盘中的不同区域联系起来。这说明来访者正在将自身内各个对立的部分连结起来。在这个过渡期,随着自我中对立的各个方面不断地整合和相互接纳,沙盘中的物件趋向于平衡和集中。它们可能彼此更加接近、互相接触或在中心形成一个圆周。这个圆周可能是心灵为修复或整合自己所作的无意识尝试。根据布莱德威和麦克德的说法:“在过渡的各个时期,经常会出现能量的源泉,包括水井、食物或石油管道。”在他们的沙盘中出现能量源泉的同时,儿童也会开始放入养育性的活动,这并不罕见。在一个9岁来访者的沙盘中,我们从作为敌人在沙盘中争斗转变成到我们开了一个茶话会,她为我们准备了各种食物。当这种情况出现时,很明显,转变正在发生。这种转变前前后后发生数次,沙子不时意外撒落。
    斯图尔特的范式截止到12岁的儿童。而根据卡夫的模型,正是在此时儿童刚开始对集体适应。当青少年的自我发展到能获得足够的力量去成为“集体”的一员时,他们对自己在社会中位置的看法就开始转变。尽管十几岁的青少年经常爱保守秘密且对相信成人心存疑虑,但是他们正开始去理解自己在成人世界中的位置。这是一个掌握不断出现的新任务,抵抗熟悉所带来的舒适的诱惑的时期。十几岁的青少年不但要对付从儿童到成人转变的困境,而且还要接受父母关于他们角色的混杂信息。他们常常觉得必须向世界(和成人治疗师)显示自己已经长大。由于认为沙游很孩子气,青少年常常对在沙子中玩耍迟疑不决。但是,如果活动设计得有吸引力,沙游就会被看作是一个展示他们在抗争分离问题时的主导与控制好机会。即使他们的个性自我已获得自主权,并且在与成人治疗师关系中扮演领导角色,沙游容许他们自身童稚的一面活跃起来。这个时期可从沙盘中的一些场景中判断出来,这些场景描绘真实生活的处境和一种社会感受。性别差异依然明显。男孩很可能建造户外场景,而女孩倾向于建造户内场景。
联系我们

编辑部电话:010—65181109

编辑部邮箱:wanqianpsy@163.com

客服部微信:wanqianxinli199807

官方微博
微信公众号